• <table id="il6jg"></table>
      <address id="il6jg"><input id="il6jg"></input></address>
    1. 關于我們
      Welcome to Dandong Kingdee co., ltd

      公司動態

      >公司動態>新聞中心>首頁
      您現在的位置  |

      BPR:手術刀還是消炎藥?

      瀏覽次數:3154發布時間:2007-12-4

       

        花了一上午的時間,龍昌公司羅總經理總算明白了“業務流程重組”的意思。他略帶自嘲地對咨詢顧問宋先生說,“要是洋文再少點,可能更好懂一些!

        龍昌公司是當地小有名氣的機械鑄造企業,為機床、汽車、建筑機械等行業提供合金鑄件加工業務。近一、二年,龍昌公司感到了越來越大的競爭壓力:承攬業務難度大、產品加工要求高、利潤變薄。

        調查了一圈后,羅總搞清楚了個中原委。整機制造廠家對加工能力、供貨及時性和參與協同制造的程度,都有了更高的要求!霸俨桓淖兙蜎]飯吃了”,這是羅總找咨詢顧問的主要動機。

        診斷

        宋先生一行3人,在占地約50畝的龍昌公司扎了一個半月,對冶煉、造型、制芯和模型設計等工藝進行了深入的學習和了解,同時對生產、銷售、材料采購、倉庫管理、財務制度等方面進行了廣泛的調查。宋先生的調查結論主要有3個:模型設計需要上CAD系統,以提高模型設計的水平和反應速度;不同的鑄件、不同的鑄造批次和質量要求,需要選擇不同的鑄造方法,如砂型鑄造、金屬型鑄造、壓力鑄造等,因此從定單、模型設計到工藝設計,再到生產安排,必須保證數據及時傳遞和反饋;化學、物理、金相學檢驗是質量控制的關鍵。

        說實在的,對鑄造行業知之甚少的宋先生而言,調研階段與其說是發現問題,不如說是向企業學習“鑄造ABC”。不過憑著扎實的MBA功底,宋先生一行還是很快進入了角色。在搞清楚龍昌公司如何把廢鋼鐵變成機架、底座、葉片和飛輪之后,他們開始從管理角度入手,對公司的業務流程進行剖析。

        方案

        咨詢顧問發現的管理問題,一點沒讓羅總覺得意外:生產計劃,往往與實際完成的數據對不上,這是因為按車間考核,而不是按工序考核;砂模、制芯過程的質量控制,直接影響鑄件的成型質量和材料消耗;營銷部定單處理手段落后,對定單執行過程不做跟蹤,也沒有及時反饋廠家的需求變化;缺乏先進的模型設計手段,部分委托的模型設計進度無法控制等等。

        這些問題雖然都讓羅總頭疼,但礙于“手頭一直很緊,所以心有余力不足”。

        從一開始,宋先生就對如何引導羅總了解企業信息化頗費心思。跟這個頗有股闖勁的山東漢子講CAD、ERP和BPR,宋先生自己都覺得像說天書?闪_總最初“我們希望搞一套計算機系統”的開明態度,倒讓宋先生吃了一驚——果然有魄力!

        其實宋先生誤會了。既然請來了“神”,羅總是抱定“破費幾個”的念頭,在他認為神通廣大的“電腦、軟件、互聯網”上花些錢。用羅總的話說,叫“舍不得孩子,套不住狼”。把“企業信息化”簡單地理解成“破費幾個”,讓兩個人的差距實際不小。

        所以,反復調查之后,宋先生得出龍昌公司“還沒到上計算機系統的份兒上”的結論,讓羅總有點著急,甚至還有些不悅。宋先生如此這般地告訴羅總,企業搞信息系統需要的條件,比如數據規范啦、流程重組啦、機構調整啦、需求分析啦,一陣“信息化ABC”,直把羅總灌得迷迷糊糊,一時找不到北。

        不過,在聽懂業務流程重組(BPR)的意思之后,羅總許久沒有吱聲?吹贸,他的腦子里在反復盤算、猶豫! 

        手術

        雖然宋先生一再強調“BPR并不是不顧現狀如何,否定現狀的合理性”,但羅總仍然有自己的顧慮。公司的業務流程當然有不合理的地方,要不然請咨詢、下決心搞信息系統干什么?羅總搞不明白的是另一回事:要是業務流程重組能“糾正企業存在的問題的話,那我上信息系統的價值在哪里?”

        宋先生給羅總傳達的思想是,搞企業信息系統,首先要理順業務關系、摸清數據的來龍去脈,這是信息系統規劃、設計的前提。理順業務關系,就勢必要對現有的車間、班組、職能部門進行必要的調整,對某些工藝流程和業務關系進行改造。宋先生把這個過程打比方叫“消炎”——“如果把企業信息系統建設對企業的改造比做‘手術’的話,不消炎就不能貿然手術,否則手術是危險的”。

        但羅總似乎并不認可“消炎”的說法,認為有點“輕描淡寫”了!斑@是比‘手術’還厲害的手術”,羅總的觀點是,“這已經等于‘傷筋動骨’了。流程要變、業務要重新整合、機構要調整,不是‘手術’是什么?”相比之下,宋先生說的BPR“消炎藥”,在羅總眼里倒成了“手術刀”。

        回歸基礎管理

        BPR是“手術刀”還是“消炎藥”?成為許多信息系統應用專家、學者爭論的焦點。

        有觀點認為,哈默博士1990年發表的論文《業務流程再造——不要自動化,而要推倒重來》只是一種管理思想,而非可行的方法;有學者甚至認為,“推倒重來”的說法過于嚴厲和激進,在實際運用當中過于簡單。

        在BPR盛行的20世紀90年代,咨詢機構和管理顧問在為企業提供管理咨詢的過程中,把BPR當作了向顧客推行解決方案的“利器”,是企業重整業務、提升戰略地位的制勝法寶,更是實現企業信息化的“必修課程”。

        眾多世界著名的管理專家們宣揚,BPR是“達到企業巨大改善的流程創新工作”(達文波特,Davenport)、“對企業如何運行進行根本性的再思考,對其工作流程、決策、組織和信息系統同時并且以整合的方式進行再設計”(卡普蘭,Kaplan)、“BPR是運用信息技術,從根本上改變企業流程以達到企業目標的方法性程序”(阿爾特,Alter)。

        短短幾年間,BPR已經從僅僅關注業務(Business),擴大到組織行為、組織設計、信息系統建設、生產作業研究、質量控制系統、績效評估體系等企業管理的各個方面。此時,BPR已經成為現代企業實現“持續改善企業績效”夢想的必然之策。

        然而,在遭遇大量失敗的事實面前,人們不得不考慮這樣一個基本的問題:大刀闊斧地否定過去許多年積淀下來的企業架構、流程、體系和方法,是否已經走向了“天真變革”的危險道路,從而失之輕率?

        事實上,探索“績效改善”的努力,一直伴隨著工業化的進程。泰勒的“時間-動作分析”和美國通用公司(GE)50年代對“價值工程”的研究,70年代豐田公司創立的JIT(恰時生產,Just In Time)和質量管理專家朱蘭(Julan)、戴明(Deming)倡導的全面質量管理TQC等等,都可以看作“改善企業績效”的有力武器。

        因此,與企業戰略、價值分析、組織行為學、行政管理、質量管理等洋洋灑灑的眾多管理理論相比,BPR的思想的確顯得“沖擊力有余,而實效不足”。

        特別是當一些咨詢顧問,把BPR當作清除信息化障礙的前奏的時候,實際上就已經置企業于一種危險的境地:治療之前先遭受肢解。

        不過,BPR作為一種具有穿透力的管理思想,的確能讓企業家在思考企業信息化建設的過程中保持清醒,認識到信息化的復雜性;但是,正如當前管理學界對于“回歸基礎管理”的呼喚一樣,企業基礎管理的規范和健全,才是信息化建設的根本所在。即便采用BPR的觀點,也不能因為有BPR“墊底”,就把信息化僅僅當作“穿一件新衣服”這么簡單。

      在线看国产黄av免费